張德運,原CERNET專家委員會成員,CERNET西北地區網絡中心主任,西安交通大學教授、博導。
CERNET放眼新時代肩負新使命
CERNET放眼新時代肩負新使命
專訪原CERNET專家委員會成員、西安交通大學教授張德運

  張德運,原CERNET專家委員會成員,CERNET西北地區網絡中心主任,西安交通大學教授、博導,曾任陜西省信息化領導小組網絡應用專家顧問組組長,陜西省通信學會理事,西安市計算機學會副理事長等。
  張德運教授曾參與完成教育部“大型通用計算機”研發任務,完成國家863、CNGI等重要科研項目20余項;在國內外權威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60余篇,其中30多篇論文分別被SCI和EI 收錄。其科研成果曾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和陜西省科技進步二等獎等。

引言
引言
西安交通大學自1994年起就參加了國家CERNET示范工程項目。二十五年的風雨征程,西北節點不僅為CERNET主干網提供通信基礎設施保障,同時也有力地支持了中國下一代互聯網示范工程核心網CNGI-CERNET2等國家重大科研項目和若干大型教育信息化建設工程。作為原CERNET專家委員會成員、CERNET西北地區網絡中心主任,張德運多年來始終堅持在一線工作,通過實踐不斷總結經驗,參與網絡建設,成為西北地區校園網建設的先驅者。
網絡,時不我待
網絡,時不我待
《中國教育網絡》:
互聯網在中國發展的二十五年,也是中國飛速發展的二十五年。請您談談多年的工作中有哪些難忘的事?
張德運:
1946年世界第一臺計算機誕生,十年后,1958年,中科院計算所研制成功我國第一臺小型電子管通用計算機103機(八一型),標志著我國第一臺電子計算機的誕生。實際上,我國從新中國成立起就開始了對計算機技術的研究,這在當時的社會經濟背景下,可以說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情。
興趣是最好的老師。1964年我從西安交通大學計算機專業畢業后,就開始接觸大型計算機研究。在中國互聯網出現之前,我做過一些計算機應用的系統,很多系統現在仍然在運行。計算機技術對我而言,是一種愛好,并不是任務。有興趣,就會主動地抽時間去學習,知識擴充了,做起事來就會得心應手。
互聯網在全球風生水起的時候,我們國家在這方面還很落后。我記得當時中國沒有交換機,因為政治上的一些原因,當時國外在高科技領域對中國采取了嚴密的“禁運和封鎖”。針對這種嚴酷的現實,我們只能自己動手設計所需的接口線路和交換機。上世紀60年代中期,西交大研制完成的國家大型計算機科研系統,從總體設計、工程布線、元器件焊接到系統調整及運行工作,都是由我與各位師生及師傅們共同完成的。
當年我只有20多歲,面對這樣一個從未接觸過的復雜系統,思想壓力非常大,但頭腦卻異常興奮。因為這是校領導對我的最大信任,必須竭盡全力完成任務。在工作過程中,我幾乎晝夜不間斷,恨不得把計算機系統的每個點都刻在自己的腦海里。對每一項工作都力爭親力親為。
當時軟件系統還沒有出現,計算機系統運行的程序只能由老師和同學們共同編寫。這個過程也使我深深體會到:培養學生不能只看其書本知識的掌握情況,必須要培養學生實際操作的能力和分析問題的能力,這樣才能取得成果。
上世紀80年代初,我作為訪問學者赴日本大阪大學研究計算機網絡,當時的目標十分明確:到日本后,只要與我的專業相關,就全部要學習:不但要掌握理論,還必須重視具體技術和實踐,將日本好的經驗和技術帶回來。
針對當時我國技術落后的情況,我心里非常著急。1985年,我從日本回到北京,沒有回家,而是直接投入到互聯網推進工作中,先后找了國家幾個部委的領導,向他們介紹了國外計算機網絡的發展現狀和未來。 同時,呼吁領導重視計算機網絡的發展。
當時的西部地區比較落后,通信交通都不發達,人們的意識也有局限性。當我告訴大家計算機網絡對西部地區各方面的發展都非常有用時,得到的反應是:我們西部許多地方現在吃飯都成問題,很多勞動力都沒有活干,沒法養活自己,如果再搞互聯網,實現自動化,那么失業的人就更多了。
要改變這種落后的思想,只有讓事實說話。在西部通訊條件非常差的情況下,我利用電話線建立了視頻電話系統在各地試驗。不少領導和工作人員看了這個演示之后都認為這是個好東西,過去寄一封信要很長時間才能收到回信,親人之間見面、溝通太難了,有了視頻電話,只要撥通馬上就能聽到聲音看到對方,非常方便。于是我就從這里入手,建立了可視網絡電話的試驗系統,從而推動了互聯網在西部的發展。
西部,勁往一處使
西部,勁往一處使
《中國教育網絡》:
今年是CERNET建設的第二十五個年頭,您是第一屆CERNET專家委員會的成員,請您回憶一下CERNET建設之初是什么樣的情形?
張德運:
CERNET最初階段的建設是得到廣泛認同的,當時我們國家已經有很多人在考慮建設互聯網,但是怎么去做,誰來負責是個問題。幾位領導來問我們的意見,我表示全力支持,因為我們國家在新技術上不能再落后了,一定要盡快上馬,并且要大規模建設起來。
因為我已經做了多年的相關工作,所以在寫方案的時候各方面都考慮得很詳細,方案很快就出爐了。在集體的共同努力下,CERNET的建設比較順利,大家各有分工,各司其職,并且都堅持做了下來。每個人都為這個集體貢獻自己的力量,不計小利。
《中國教育網絡》:
現在大家在談到CERNET最初的貢獻時,都會提到西部大學校園網工程,當時您參與了哪些方面的工作?
張德運:
我從頭到尾全程參與了西部校園網建設。西部校園網計劃的第一個階段是動員階段,需要和當地的高校溝通。很多學校沒有經費建網絡,我們就為他們想辦法,幫助西部地區盡力追趕。
西部為什么落后?根本原因之一是因為西部思想保守,對先進的互聯網建設認識不足。為此,我到各省的學校做詳細的科普工作和宣傳工作。當時,本著“要做就好好做,要用就要用好”的思想,我們逐個單位做工作,讓他們試驗,慢慢把校園網的建設工作開展起來。由于我們工作做得深入、扎實、細致,在互聯網發展的第一個階段,西北地區的運營情況相比其他地區還是比較好的。
CERNET建成之后,整個西部地區的教育水平,特別是西部大學在科研、管理方面有很大提升。我們始終是向著北京、上海這些城市看齊,并不滿足于和當地作比較。因為這些城市經濟條件好、人才多,設備也多,比起來,西部的建設工作很艱難,但做成了就對本地大有好處。大家嘗到了信息化的甜頭,盡管很累,但是也給了我們很大的鼓舞。
事業,CERNET要引領未來
事業,CERNET要引領未來
《中國教育網絡》:
作為一個見證二十五年CERNET發展的老專家,您能不能總結一下CERNET這25年取得的成就?您認為,CERNET下一步的發展方向是什么?
張德運:
不管在什么崗位,我們都承擔著國家建設發展的任務,只是具體工作不同而已。CERNET最重要的一點是“團結動員了一批人,共同完成互聯網的一個事業”。我們把CERNET看作是事業,是為國家做貢獻的機會。任何時候、任何人都不要小看這一點,因為我們現在是和世界競爭,所以對于CERNET這二十幾年取得的成就,應當予以充分肯定。
與此同時,對于未來的發展我們一定要盡快規劃,一定要向前跨一大步,要超前發展。目前,我們的技術發展思路是正確的,但是在應用方面還存在不足,特別是信息交流、共享方面做得還不夠。對于CERNET而言,技術上要有一批人先行,并且要考慮安全性的問題,而互聯網的安全問題要在體系結構和信息的完整性研究上下大功夫。
我認為,CERNET下一步一是要提出目標,二是要做出規劃。CERNET在學術領域,一定是中國的引領者。我們要定位清晰,要和電信、網通等運營商有所區別。未來,全世界的信息都會在這張網上“跑”,我們要有緊迫感和危機意識,要和世界緊密聯系。CERNET一定要向這個目標去奮斗,要放眼新的時代,肩負新的使命,成就新的輝煌。
CERNET25
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啊